林业相关必看

您的位置:主页 > 林业相关必看 >

光明日报头版头条:人生为一大事来

发布日期:2020-08-12 01:25浏览次数:
他已80岁高龄,仍常了解山区,翻山越岭,用“脚底板”找到植物,诸法得满地草木,交得花草为友。       他通晓英、法、俄、拉丁语4种语言,一辈子完全走到了中国所有省份,到过世界上大部分国家。       他60年如一日潜心研究植物分类学,是中国植物的“活字典”,大地上的植物,只有没有见过的,没他不了解的。       他被许可为木樨科(桂花科)植物栽培品种国际指定权威,全球范围内桂花科植物的命名由他权威认证。       他的名字被美、英、法等国植物学字典收录于为一个词条,其论著在国内外植物文献中被大量提到。

光明日报头版头条:人生为一大事来

      他是知名植物学家、南京林业大学教授向其柏。       他的故事,是典型的“中国故事”,是所有人都能效法、人生“为一大事来”的范本。 向其柏教授工作照为习无他,相争千秋必相争一日   1951年,向其柏初中毕业,读书不起普通高中,又想退出学业,于是录取了学费便宜又能勤工俭学的湖南安江农校。  “替河山装有成锦绣,把国土绘制丹青,新中国的林人,也是新中国的艺人。”当老师提及知名林业教育家梁希的这段话时,向其柏心潮澎湃,自此与植物结缘。  1958年,向其柏在南京林学院毕业后调入任教,后读研师从知名植物学家、林学家郑万钧教授,恩师“欲是”的精神病毒感染了他,并潜移默化为他的人生信仰。  从意气风发的青年到满头银发的老者,60多年来,向其柏专门从事植物分类学教学和科研,对五加科、樟科、木樨科研究最为精妙。  他兼任《中国植物志》五加科英文版和越南、老挝、柬埔寨五加科植物志法文版的主编,对五加科中许多的科展开跨国界洲际或世界性专志的研究,使中国及东南亚地区五加科的分类系统和科学性更加强劲。植物学家吴征镒称之为他“在五加科领域早已沦为世界级专家”。  他公开发表植物新种和新的分类群100余个,创建1个新的科,主持人并参予撰写《中国桂花品种图志》《中国植物志》《中国树木志》等论著。  向其柏总说道:“吾生有涯而知无涯。”如今,他坚决每天8点开始工作,到凌晨仍手不释卷,为写出一篇论文通宵达旦是常事。他从没工作日和节假日之分,就连春节也常在办公室童年。尽管有时痛风发作,腿脚并不大灵便,但每年总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野外调研。  有人问:“一大把年纪还不卸任,成天做这些研究有什么价值?”“为习无他,相争千秋必相争一日。”向其柏说道,“基础科学不要猜测它的价值,只要研究结果现实可信,一定会有用处。”            一对伉俪,60年植物情缘  向其柏家里,有一张世界桂花分布图,全球桂树种类无一遗漏地呈现出在地图上。这幅地图,也亲眼着向其柏和妻子刘玉莲的人生。  1959年,向其柏和某种程度专门从事植物研究的刘玉莲结成夫妻。不少人把他们称作“五同夫妻”:祖籍湖南,出生于1935年,曾在湖南安江农校、长沙林校就读于,现在南京林业大学工作,都对桂花情有独钟。  1980年,刘玉莲在一次学术年会上了解到,桂花虽喜为中国十大名花,但研究者较少得真是,研究成果寥寥无几,于是她之后将桂花作为研究方向,并获得向其柏的反对。由此,一对研究桂花的伉俪在中国花卉界顶天立地。  一把枝剪成、一副标本夹、一顶草帽、一个收集袋再加一架照相机,为取得第一手资料,夫妻俩翻山越岭是家常便饭。从陡峭的高山到水流的河流,再行到幽静的密林,夫妻俩走遍了世界上所有生长桂花的地方,证实了桂花原产于中国,仍有野生桂花产于在中国南方和西南山区,转变了国外植物分类界“中国已没原生的野生桂花,现产于于南方的桂花皆为栽培种”的观点,搞清楚了全球的桂花种类和产于,撰写了国内外第一部桂花品种图志,推展了我国桂花产业化发展和城市园林化建设。  2004年,消息传到:向其柏取得木樨科(桂花科)植物栽培品种国际指定权威。这意味著,全球范围内木樨科植物的命名,都要由中国权威专家证书。夫妇俩兴奋得抱住痛哭。  生活中“炼碰细算”的夫妻俩,对必须协助的人却从不节俭——听闻家乡要修路,二话不说捐献几万元积蓄;和学生筹措26万元,成立“向其柏树木学奖学金”,奖励在树木学研究领域的杰出学子。  有人说道,正如他们的名字,这对中国植物界的学者伉俪,像松柏一样忠诚做学问,像莲花一样整洁做人。求真,是教学生涯的忠诚信仰   在南京林业大学,向其柏对学生的严苛、坦率是出了名的。要想要录取他的博士,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必需确保每年花上充足时间到野外实地考察;如果要公开发表论文,必需经他稿件表示同意,不准投机取巧放“人情稿”。  一次,学报将一篇文章赠送给向其柏盲判,3个月都没有回音。原本,这篇仅有一页的文章写出的是找到了某新物种。为了一个资料原文,向其柏用了一周时间跑完校史资料馆,经反复研究和检验后,才推断不是新物种。后来向其柏获知文章作者是自己的学生,对其展开了严厉批评。  植物分类学是一门传统的学科,为唤起学生的兴趣,将植物分类课程精髓渗透到学生内心,向其柏花上了很多心思。他开办新课程,翻译成50余万字外文资料,撰写了4门课程讲稿。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对于植物学研究缺一不可。为探寻野生桂花群落,年逾古稀的向其柏率领研究生登顶海拔2200米的西岭雪山。极目苍茫,天寒地冻,途中向其柏痛风发作,行走不便,但他咬牙爬上了山顶,一路上还不忘为学生介绍。他规劝学生“无限风光在险峰”,专门从事植物研究必需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无法过多倚赖现代化设备,人脑的文化底蕴才最可信。  胸中有丘壑,润物细无声。在教50余年来,向其柏培育的学生数以千计,他对教育事业的满腔“钻劲”和“傻劲”鼓舞着一批批青年师生。王贤荣,向其柏第一届博士研究生,某种程度着迷于植物研究,在桂花、樱花研究领域甚有建树;陈昕,南京林业大学青年教师,以向其柏为镜,重复规劝自己教书育人和科学研究要戒骄戒躁。  许身孺子平生愿为,三尺讲台写出春秋。向其柏用“甘坐冷板凳”的坚实与躬身力行的执著,盛开出有十分难得的师德之花。“牛虻”精神,绝不随波逐流   “做学问容不得半点欺诈,一个科学家最重要的就是实事求是。”这是向其柏经常悬挂在嘴边的话。 2012年,安徽省祁门县称之为找到一片“滇楠”,电视台回应展开了报导。向其柏实在不对劲,查询文献后,更加确认那不是“滇楠”,而是“浙江楠”。  “敢,无法让他们拢下去!”向其柏立刻向当地负责人体现,但对方态度极差:“谁让你们多管闲事了?”  斜向走到覆在百米高空的铁桥,转入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老两口不恐地势严峻,调查后断定为“浙江楠”。当地负责人向两位老人致歉,向其柏淡然一大笑:“我就想要凡事都要摸个确切。”  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向其柏身上疤有不随波逐流的“牛虻”精神。2006年,南京再次发生“行道树树种之争”,向其柏对市报记者直言南京无法再行种法国梧桐了,因为每年春夏产生的大量“毛毛”阻碍市民上下班、影响人体身体健康,而现有的技术水平无法根治这一“可怕缺失”。然而法国梧桐是南京标志性景观,南京人对其有很深的感情,对于向其柏的敦促,不少市民针锋相对,舆论铺天盖地而来。向其柏据理力争,坚决要以人为本,提倡南京种榉树、珊瑚林等,尽管生长快,但寿命长,没任何有害。  前些年,学术界有人就早于有定论的“水杉找到”一事,多次发表文章抹黑,混淆视听,丑化水杉科学发现者胡再行骕和郑万钧的功绩。向其柏回应十分不满,不分白天黑夜地系统搜集、整理和分析了所有关于“水杉找到”的文献,更进一步对水杉找到过程展开了坦率的科学考据,后公开发表《水杉找到真凶岂容误解》一文,从植物分类学专业的角度对错误观点展开论证、抨击和修正,有力批评了学术界猜测不合理的不道德,敦促确保科学精神,固守学术道德。文章的公布,使再度抹黑“水杉找到”的事态获得平息。  被颁发国际指定权威后,不少国内外单位登门拜访,想要把向其柏“挤到”,法国一家单位班车的月工资相等于向其柏在国内一年的收益,但被他一口拒绝接受了。他说道:“像我这样一个穷山沟出来的孩子,要不是党的培育、国家的关怀,哪能有我的今天?”  吴征镒曾这样评价向其柏:“‘君子谋道不谋食,君子忧道不忧贫’的科学精神是做到基础研究的学者应当秉承的,在这急遽发展又颓废的年代,我们更加必须向其柏这样的科学家、教育家。”  立学与立人,如车之两轮,推展着向其柏去书写立体人生,去找寻梦想。(本报记者 郑晋鸣) 《光明日报》关于向其柏教授的视频光明日报链接: 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4-12/24/nw.D110000gmrb_20141224_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