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要闻

您的位置:主页 > 生态环境要闻 >

半数以上案例涉及水环境,各地必须警钟长鸣!

发布日期:2020-11-01 01:25浏览次数:
截至目前,生态环境部已相继通报了十三则“走看”典型案例,经过辨别笔者找到,其中多达半数都和水环境问题密切相关。四平市二龙山水库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长期存在的违法违规旅游研发建设严重破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生态环境;贵阳市开阳县洋水河流域总磷污染相当严重,水质长年较好;潍坊市滨海开发区西部围滩河受到相当严重污染,河道垃圾遍及、臭气熏天,水质长年正处于劣V类,基本失去河流水环境功能;西安市长安区城市污水管网不完善,氵皂河沿岸截污不完全,大量生活污水直排,水体白粪;绵阳市安州区部分磷石膏堆场对长江二级支流腊河子水体导致相当严重污染;辽源市仙人河多年来沿河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和初期雨水混合排出河,河道淤泥、垃圾长年不予清扫,水体白粪问题大大激化;岳阳市云溪片区违规闲置湖泊、偷排漏排污水、环保管理粗犷,严重影响当地水环境质量;安庆市政府随便调整江豚自然保护区范围和功能区划,造成保护区生态功能日益衰落,严重威胁江豚生境。

半数以上案例涉及水环境,各地必须警钟长鸣!

以上都是中央生态环保专员公署“走看”找到的水环境问题,无非令人堪忧,然而更加令人犯愁的还有各地的水利措施。有的是治标不治本,治污“走捷径”,花费巨资却不知效益。贵阳市开阳县投资984.7万元建设絮凝除磷设施、投放2600万元/年运营费用于管理洋水河流域总磷污染,但絮凝剂下陷的方式不能转变总磷浓度的检测数据,并无法转变总磷污染留存的事实,反而产生了二次污染的隐患。互为类似于的还有潍坊市及滨海开发区,其近一年来斥资4700余万元大做河道治污工程,主要方式毕竟倚赖投入药剂,一直无法让水质平稳合格。有的是大做“障眼法”,眼不见为净。西安市氵皂河河道沦落污水处理道,管理采行的方法竟然“掩耳盗铃”式地给河道特了“遮羞垫”,把“看不到”作为一种整改措施,好像眼不见,白粪水体就不白不粪了似的,令人啼笑皆非的假装排查方式引发一片哗然。

半数以上案例涉及水环境,各地必须警钟长鸣!

辽源市水利局自2018年5月以来对仙人河下游河道实行“建坝截污”,却没按计划作好控源截污,截污干管建设、雨污分流改建、入河排污口整治、垃圾清扫、清淤筑堤等工作未实施,城市污水处理厂长年超负荷运营,污水无法处置直排东辽河,结果只是“污染搬去”,没起着实际治污效果。有的是将经济发展凌驾于生态发展之上甚至放到对立面。安庆市频密违规调整自然保护区,维护面积和功能大大“瘦身降级”,江豚栖息地为码头等人工项目设施建设发展退位,“水中大熊猫”生境却受到威胁;岳阳市发展化工产业园坚决水环境保护,为了引入项目,不择手段违背有关规定堆湖占湖,向湖泊要地;二龙山水库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长期存在违法违规旅游经营活动,强占水库库区,采伐数万株水源涵养林,严重破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生态环境。事实上,在水利方面,国家有明确要求,生态环境部有明确部署。国务院公布的“水十条”,与“大气十条”、“土十条”一道包含了生态环境保护的根本性战略,奠定了水污染攻坚管理的方向和目标。在生态环境部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要积极开展的“7+4”行动中,就有城市白粪水体管理、渤海综合治理、长江维护修缮、水源地维护四项与水利涉及。水利护水于是以当时,稳扎稳打欲实施,地方水利不应以典型案例为警戒,摒弃水利乱象,严格执行工作部署,才能还百姓“水清岸绿,鱼翔浅底”的幸福图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