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要闻

您的位置:主页 > 生态环境要闻 >

西方油企在俄罗斯发展“分道扬镳”

发布日期:2020-11-05 01:25浏览次数:
在美国对俄制裁上升且意图游说俄一起制裁伊朗的背景下,西方油企在俄罗斯的发展也经常出现了“分歧”。埃尼传输在俄业务规模《金融时报》10月底消息称之为,埃尼白鱼终止与俄油在黑海的勘探合作,此举意味著埃尼正在与俄罗斯渐行渐远。在美欧对俄实行制裁的背景下,埃尼是少数仍在与俄合作的西方能源公司之一,尽管该公司曾具体回应会解散俄罗斯,但膨胀与俄合作规模仍在所难免。埃尼在一份声明中回应,公司与俄油维持着较好的合作关系,目前正在权衡其与俄油环绕黑海和巴伦支海勘探活动重新组建的合资公司的发展前景,不回避未来在其它非制裁地区创建合作的可能性。2012年,俄油和埃尼正式成立了主攻黑海和巴伦支海的合资公司,埃尼股权33.33%并为勘探活动获取资金。该合资公司主要在巴伦支海Fedynsky区块和Central Barents区块,以及黑海展开勘探活动。《巴伦支海观察家》认为,Fedinsky和Central Barents覆盖面积超过9950平方公里,是巴伦支海资源最非常丰富的地区之一,估算享有360亿桶石油当量的可采资源。尽管俄油总裁谢钦在拒绝接受路透社专访时具体回应:“(与埃尼)合作将持续下去。”但消息人士透漏,埃尼早已要求解散黑海牵头勘探活动,否停止巴伦支海的勘探合作目前仍在研究中。为了觅这个最重要合作伙伴,俄油正在找寻新的潜在替代合作项目。这位不明示的消息人士称之为:“埃尼只是解散与俄联合积极开展的黑海勘探活动,但依然保有在合资公司中的股份,这意味著巴伦支海的资产和项目有可能会受到影响。

西方油企在俄罗斯发展“分道扬镳”

”国际文传电讯社报导称之为,埃尼继续会撤离与俄油正式成立的合资公司,只要国际制裁容许,将继续履行其义务,却是两家公司在俄罗斯之外仍有合作,正在共同开发埃及祖尔海上气田。埃尼膨胀与俄合作规模,除了受到美欧对俄制裁影响,最主要的原因是黑海的勘探结果不理想造成其对该地区信心下降。去年底,俄油和埃尼在黑海Zapadno - Chernomorskaya区块钻取了首口勘探井Maria-1,估算该区块享有多达5.7亿吨石油储量,双方称之为这是黑海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转入新阶段的标志。然而,Maria-1勘探井的研发结果并不悲观,这让埃尼心灰意冷。俄罗斯投资银行Aton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高级分析师Alexander Kornilov认为,埃尼解散黑海合作勘探活动,是美欧对俄制裁以及经济上行双重冲击下的结果。鉴于俄罗斯当前陆上活动不是早已有了其它外国合作伙伴就是面对制裁风险,埃尼未来有可能对俄南部海域的海上项目更加感兴趣,如亚速海(Azov)。截至目前,俄油、诺瓦泰克、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以及俄气子公司俄气石油都受到美国金融以及技术方面的制裁;卢克石油、俄气、苏尔古兹石油天然气公司则受到美国技术方面的制裁。俄气、俄气石油和Transneft则受到欧盟的金融和技术制裁。虽然埃尼是欧洲公司,但其在意大利、纽约和伦敦三地上市,这使得其在与俄合作时必需到美国的许可。事实上,埃尼董事会主席Emma Marcegaglia曾坦言:“在美上市让我们无法随心所欲,可能会给我们与俄合作带给负面影响。”埃克森美孚卷土重来在埃尼膨胀在俄业务的同时,彭博社消息称之为,俄罗斯开始与埃克森美孚就新的油气项目进行谈判,谈判有可能促成这家美国石油巨头与俄油强化合作。事实上,俄罗斯政府早已为埃克森美孚打算了几种选项,还包括天然气、炼油和化学品,目前这些项目都受美国制裁。这是埃克森美孚今年3月完结与俄油正式成立的合资公司之后,时隔半年多重回俄罗斯,双方之前正式成立的合资公司主要以北极和黑海勘探合作居多。有分析指出,这一“曲线救国”的方式,或许标志着埃克森美孚并不想只能退出俄罗斯市场。路透社日前援引两名消息人士的话称之为,埃克森美孚和俄油将与日本库页岛石油研发合作公司(Sodeco)以及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ONGC)海外投资公司 ONGC Videsh环绕西伯利亚萨哈林1号项目展开合作,资源共享一座LNG工厂,估算总投资约150亿美元,萨哈林1号项目未来将向这座LNG工厂供应天然气。萨哈林1号项目的总投资多达120亿美元,共计享有3.07亿吨石油储量和4850亿立方米天然气储量,目前日产原油30万桶,天然气生产仍未展开出口活动。参与者某种程度是上述4家公司,埃克森美孚股权30%、Sodeco股权30%、俄油股权20%和ONGC股权20%。就萨哈林1号项目协议框架内积极开展LNG工厂项目一事,俄油和埃克森美孚原本没引进其它合作伙伴的想,但鉴于美欧对俄实行制裁,再加埃克森美孚解散与俄油就黑海和北极合作的合资公司,导致两家公司合作后劲不足。对重回俄罗斯的埃克森美孚而言,拖入更加多公司不仅可以减少制裁风险,还可以分摊成本,为项目成功进行加添更加多筹码。LNG虽非西方对俄制裁商品,但俄企却在金融市场受到限制。“美国上升对俄制裁,正是埃克森美孚卷土重来的好时机。对于这个LNG工厂项目,谁也想单打独斗,至于融资任务如何分配,目前尚能不明晰。”消息人士称之为。路透社认为,这个LNG工厂项目的最后投资要求未来将会于2019年揭晓,否则无法在日益白热化的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