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要闻

您的位置:主页 > 生态环境要闻 >

“生态友好”!见识智慧电网为心的“德国能源村”

发布日期:2020-12-05 01:25浏览次数:
和中国的概念有所不同,德国的能源小镇主要是指致力于将其供能系统向可再生能源系统转型的地方,这里既可以指大城市,也可以指小村庄。小镇首先必须制订一个“综合能源与气候维护规划”,并且要将规划中制订的措施一步一步实施。从照片上看,Energiehotel Kultiviert(田耕能源酒店)是那种最少见的德国乡村酒店:楼高三层,红色斜坡屋顶,白墙和深色实木的拼凑变得大方朴素。楼内客房面积广泛并不大、榉木家具的设计也是简练风格。但是,旅游网站Booking却给了这家酒店一句尤其的引荐语――“生态友好关系”。原因在于,酒店的电力几乎有其所在小镇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厂供给。大堂外的广场上,显电动汽车电池设施颇受游客青睐。另外,酒店本身也是低能耗建筑,其墙体和窗户的设计总都能充分发挥节约能源的效果。生态友好关系的不仅是酒店,还有酒店所在的小镇维尔德波尔茨里德(Wildpoldsried),它坐落于德国巴伐利亚州,附近阿尔卑斯山,面积21.34平方公里,人口仅有2500人。从1997年起,这个小镇开始投资建设可再生能源。20年后的2017年,全镇利用风电、太阳能发电和生物质发电设施生产的电能超过4300万千瓦时,而当地居民交通、生活所需的全部电能仅有为620万千瓦时,也就是说,能源生产量相等于消费量的7倍。小镇的电力在符合自发性出租的基础上,还不会卖给附近的电网。小镇副镇长君特?穆格雷(Günter M?gele)曾在2016年的一次公开发表演说中回应,全镇购电费用一项的收益就超过600万欧元,平均值每人2400欧元(约合人民币24000元)。事实上,类似于Wildpoldsried这样的小镇,在德国比比皆是。此小镇非彼小镇在德国的大小媒体上,Wildpoldsried更加少见的称谓是“德国能源村”,而不是新能源小镇。在德国,很少能听见“新能源小镇”这个概念,但“能源小镇”却常常被提到或中用。和中国的概念有所不同,德国的能源小镇主要是指致力于将其供能系统向可再生能源系统转型的地方,这里既可以指大城市,也可以指小村庄。小镇首先必须制订一个“综合能源与气候维护规划”,并且要将规划中制订的措施一步一步实施。

“生态友好”!见识智慧电网为心的“德国能源村”

“综合能源与气候维护规划”的目标,是为小镇未来的可再生能源改建及能效提高制订一个中长期的目标,并且为这一目标的构建制订实行路径(路线图)以及明确的措施。这些目标和措施,应当沦为地方政府决策其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的基础,并且有助减少适当的投资风险。从2008年起,德国联邦环境部通过“地方气候维护指导意见”项目反对城市综合能源规划的制订和实行。累计到2017年底,“地方气候维护指导意见”项目早已在3000个小镇反对了多达12500个项目,总补贴额超过了5.6亿欧元。其中还包括多达2000个“综合能源规划制订”项目,以及多达940个“综合能源规划实行”项目。除了概念有所不同,德国小镇和中国的“新能源小镇”还有两个较小的区别:首先是目标。德国的能源小镇主要都探讨在能源系统本身,例如怎样优化现有能源系统,构建成本优化等。中国的新能源小镇一般在规划初期就不会同时顾及产业,比如一些小镇不会明确提出集科研创意、高端智造、商务办公、会议会展、旅游休闲娱乐于一体。这是中国小镇的一个优势,即从规划初期就考虑到了所有层面。在德国,小镇由新能源跟上,后来也不会研发出有各种其他功能。比如Wildpoldsried,小镇官方网站上的两个二级标题,一是小镇讲解、二是酒店讲解。这解释,生态旅游和会展早已沦为这里的产业之一。第二是想法。在德国,小镇建设的驱动力来自气候维护和可持续发展的理念。Wildpoldsried建设的想法,是因为这里的居民期望靠近核电,让所处的地域更加绿色,给自己和子孙后代创建一块安身立命的空间。与之比起,国内小镇建设的目的多就是指产业抵达,比如以产业转型升级、更有投资为驱动力,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小镇不会顾及考虑到环境优化和绿色管理。无论是中国模式还是德国模式,只有把能源系统的清洁化转型作为工作重点,新能源小镇才算得上实至名归。居民参予是核心Wildpoldsried的传统产业是畜牧业,2020-03-08 在不少居民家中,依然可以看见青草、秸秆、玉米等。它们不仅要被用来圈养牛羊,还不会作为生物质能源的原料,在农民家必要被处置,并通过坐落于农舍地下的管网传输至沼气发电厂。但这种系统,并不几乎是由政府修建,而来自居民自己的设计。在小镇修建之处,有的居民根据当地的资源和条件,就针对能源规划明确提出建议,最后构成了这里太阳能、沼气发电及风力发电融合的独有模式。居民全程参予小镇的能源转型进程,正是德国能源小镇的建设传统。在规划阶段,居民首先不会对未来发展的方向和目标展开投票,如果票数约将近一定比例,建设方案就不会被中止。除了Wildpoldsried,德国知名环保城市弗莱堡也曾经历了类似于的过程。在建设阶段,居民还可以更进一步了解参予其中。比如弗莱堡知名的沃邦社区,规划初期,当地政府构建多种形式的建筑风格,以更有有所不同层次市民的市场需求。市民们自发性构成了购建房小组,聘用设计公司设计合乎自己市场需求的房屋。由于很多市民具备先进设备的环保理念,因此,可持续发展理念一直跨越于整个社区的规划设计中。探寻多种投资模式,让居民沦为投资人,在德国也很少见。在Wildpoldsried ,当地政府在已完成公共区域的新能源加装后,采行较低投资门槛、身份设限(缩当地居民)的模式,希望居民集资。最后,当地居民正式成立合作机构,牵头集资4000万欧元,沦为光伏与风机的业主,并构成运营公司。充份认同并且利用居民力量,沦为德国能源小镇较慢铺开的主要原因之一。对政府而言,公众自我筹资一方面可以减少负债压力,另一方面也不会增加融资所必须的时间,有助商业模式很快构成,并构建资金重复使用。对居民而言,沦为当地新能源设施投资者的仅次于益处,在于强化自主权,可以从自身市场需求和维护家园的角度抵达建设,而不用受限于大企业的盈利必须。同时,可再生能源的收益可以仅次于程度上被当地所分享,这不仅能构成一个良性循环,也不会让更加多人乐意参予到这样的绿色不道德中。优化能源不设限2010年,Wildpoldsried仅有新能源设施产生的电能,就早已超过全镇用电量的两倍。但是,电能盈余也给当地电网带给调峰上的问题。随着绿色电能的装机大大减少,小镇电能输出的波动性大幅减小,根据一份数据表明,有时小镇在半小时内的浮动可以高达8兆瓦,这让当地的电力运营公司AüW极为困惑。于是在同一年,AüW要求在此积极开展与智能电网有关的试验。这家公司寻找了两个合作者:西门子和当地的一家储能公司sonnnen。两家公司出资200万欧元,再加德国联邦经济技术部获取的400万欧元,三家联合研发一个可以自动平稳电力网络的智慧电网。从2011年-2013年,项目的可行性研发早已开始在小镇试运营,并在持续重新加入更好的技术手段,以解决问题“混合型发电”产生的供过于求的电力。当时,对这项实验抱着有相当大期望的,只不过并不只是AüW的运营者、小镇的居民,项目还取得了不少其他城市或小镇的紧密注目。因为这种混合式的发电模式,正是德国能源小镇广泛的特点。设计者不会从整个能源系统的角度抵达,考虑到电力、热力和交通等所有用能领域的市场需求和优化。在周期方面,德国能源城市或能源小镇的建设一般会迅速,从发展的客观规律上看,可持续转型的过程都是更为漫长的,有的甚至长达20年以上。比如弗莱堡月开始实行转型的时间,就要追溯到30多年前的1986年。因此,中国的小镇从小镇规划前期就明确提出产业和应用于一起发展,是十分是非的。在当前的技术水平之下,早期的产业规划有助构建未来的“蛙跳”式发展。但必须留意的是,能源规划必须防止过慢和单一,而是重新加入对能效、交通、供热等诸多方面的规划,并给与充足多的时间去试错;能源操作者也不应从上至下,而要招揽当地居民的建议,并加以科学分析,最后得出结论拟合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