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要闻

您的位置:主页 > 生态环境要闻 >

人类的未来取决于一个问题:地球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1-03-07 01:25浏览次数:
定义“地球”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非常简单。图片来源:NASA/路透社如果你问科学家“什么是地球?”,答案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一位天文学家告诉他我们,“地球是一个速度呈圆形正弦的信号体,周期为一年,振幅为10厘米/秒。”另一方面,一位原子物理学家将地球称作“表面或许所含元素周期表上所有原子的天体”。在一位研究演化植物的生物学家显然,地球早已沦为“生命演化多达30亿年的家园”。一位哲学家指出,在地球上,“人类权利让我们对物理学和生物学的规律深感惊讶,同时还要毕竟”。地质学方法是刻画地球的特征,找寻其独有之处。

人类的未来取决于一个问题:地球是什么?

地球科学家问:为什么矿产资源如此少见且产于不均匀分布?是什么要求着山脉和海底的形状,以及数十年到数百万年的周期性气候波动?地球的结构和运营节奏在太阳系中是独一无二的吗?为了创建全世界的宏伟宗谱,地球科学家找寻过去的痕迹,找寻我们现在所看见的一切事物的起源:大陆、磁场、冰盖、土壤以及深层地幔和地核的矿物。我们确认其名字和日期,按时间顺序对它们展开排序。但这绝不是一个清晰明确的定义,忽略,我们找到地球就越来无法定义。首先,地球是动态的,在所有维度上都受到各种变化的影响。在数百万年的过程中,我们身边的一切事物――冰川、大气中的氧、土壤甚至陆地――其外观、气味都会有所变化。例如,南极洲的冰盖在3000万到4000万年前才构成;在3至5亿年前陆地上经常出现藻类植物和根系植物时,甚至还不不存在含有有机物和矿物质的土壤。生命的产物地球无法界定的另一个原因是它受到生物进化的影响:液态水的充裕性,板块构造的持久性,以及活性氧中有机矿物质的丰富性和多样性。这是地球的一些独有之处,但它们或许都是必要或间接的生命产物。约在23亿到24亿年前,产生氧分子的含氧细菌演化后旋即,臭氧和氧气开始在大气中积存。因此,水被牢牢地锁住在地球上,而不是像在金星上那样渐渐逃离现场到太空。而且水对保持活跃的地质构造来说至关重要,所以地球独有的动态性也有可能与长寿的倚赖光合作用的生物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人类世中,我们也沦为一种地质力量。如今,人类社会几天内获释的二氧化碳量相等于一年的火山二氧化碳排放量;因此,二氧化碳较慢在大气、海洋和生物圈中积存。这种不均衡则展现出为大气较慢气候变化、海洋酸化和海洋巯基。正如生物生命影响整个地球系统的进化,地球系统也在引领和塑造成生物生命的演化。风化的大陆为生物体的生长获取必须的营养,环境变化作为一种检验剂,在最细致的分子水平上塑造成生态系统的结构、元素成分和演化。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的长年上升有可能增进了新的、高效的生物生长途径的构成与发展,将大气中的二氧化碳锁住在有机分子中。这些途径促使了2020-03-08 欧亚大陆和美洲大草原的生态系统。地球是一个互相联系的系统,在数秒到数十亿年间再次发生一系列的反应,将生物圈和岩石圈连接起来。尽管我们对这个系统知之甚少,但我们所告诉的是我们正在较慢地调整它,但转变对地球来说是常事。

人类的未来取决于一个问题:地球是什么?

24亿年前含氧光合作用的演进,以及数亿年前陆地植物的经常出现,早已彻底改变了这个星球。就像细菌一样,人类通过累积技术能力、充份收集能量以及将废物获释到环境中,早已毁坏和重塑了碳循环。那么新进展是什么?我们在有意识地采取行动,事实证明我们无法应付地球新的经常出现的挑战,无法调整我们对现有成就的定义。2015年,联合国通过了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还包括与贫困、教育和环境有关的目标,阐述了我们确实期望打造出的世界与我们已创建的现实世界之间的差距。我们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临时于是以希望解决问题这些问题,人们更加意识到解决方案有可能不是来自我们的技术能力,而是来自我们与现有问题的关系。在网络的地球系统中,我们仅次于的资产就是独一无二的相连能力,我们能与更好的事物产生联系。我们需要看见的价值不仅不存在于珍贵资源中,比如任何生物体,也不存在于艺术作品和科学知识作品中、不存在于现在和未来身体健康的生态系统中、不存在于地球另一端的陌生人的生活中――完全无处不在。我们不仅需要建构物理联系,还能构成智慧和情感上的联系,这种独一无二的能力转变着一切,因为它使我们需要自律自由选择自己的不道德方式,关怀我们联合的家园――地球。在地质历史上,这是我们第一次可以联合退出用于我们所享有的力量,不为别的原因,只因这是准确的事情。这归属于道德领域的事,也是个人和社会的责任。转变我们的不道德方式将极具挑战性,因为我们仅有依赖不完备的科学知识体系,经历着现实的和想象中的社会压力,并且面对着时间和金钱的竞争性市场需求。变革将必须创意的共同努力,从内部积极开展工作,改变我们现创建的体系。幸运地的是,当我们体验代理、同情,执着目标,提升适应力的时候,我们可以在挑战中茁壮成长。如果,在第一次工业革命后两个世纪,数亿人仍在可怜,而海洋“气候变化、变酸,空气显得令人无法排便”,这是因为我们早已基本上把命运创建在我们的能力最大化,即竭尽全力创造财富价值,而不是创建在所有人的理想状态上。从这个看作,我们不会惊讶地找到,我们所做到的许多斗争实质上都体现了我们缺少愿景,而非享有过多的愿景。有了对地质的后见之清,人类世的显然革命或许不能是遵循道德规范的。我们不会自由选择抗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