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要闻

您的位置:主页 > 生态环境要闻 >

直击长江排污口排查:每人日均徒步数万步,确保污口一个不漏

发布日期:2020-09-10 01:25浏览次数:
重庆渝北区、两江新区长江、嘉陵江段排查网格区分 执法人员供图3月26日至3月28日,来自生态环境部及川渝鄂黔滇等5省(市)环境部门的百余人利用三天时间,在重庆渝北区、两江新区的长江、嘉陵江段已完成了长江排污口现场排查及可行性监测工作。现场排查使用人工步行“发票”的方式,排查岸线45公里,其中长江岸线16.6公里,嘉陵江岸线28.4公里,排查面积由堤岸向内陆伸延5公里,大约220平方公里。新华新闻记者追随执法人员巡河。在每一处核查到或新发现的排口一处,执法人员现场“发票”,对排口定位、照片并对水质展开了较慢检测。这些基础数据实时上传遍了长江排污口排查平台。此前的3月19日至21日,130多名生态环境执法人员和专家对江苏泰州市沿江展开了“地毯式”排查。自此,两试点区市首度已完成长江入河排污口现场排查工作。整个长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专项行动牵涉到到上海和重庆2个直辖市,58个地级市,以及3个省直管县级市,共63个城市。据报,在江苏泰州、重庆渝北、两江新区试点基础上,沿江其他城市将实时的组织积极开展入河排污口排查工作。待沿江63城所有排查工作完结后,长江入河排污口将构成一份统一的名录。在2月15日重庆开会的启动会上,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向沿江63城负责人明确提出拒绝,期望通过长江排污口“大排查”能问上“五个究竟”:往长江里污水处理的究竟有多少排污口?究竟在哪里分列?究竟谁在分列?究竟分列什么?究竟分列多少?“只有把排污口弄清楚,才能把宏观的法律法规以及监管政策实施到微观的管理主体上。”翟青说道。保证长江排污口一个不漏从重庆渝北城区驱车往洛碛镇,一路穿山过桥,车子驶进箭沱湾高速口后转入乡路,堪称崎岖不平摇晃。1个半小时后,车辆停车在渡口,执法人员等候,上船,沿江边驶向。环境部执法局专员公署专员李天威架起望远镜向岸边查看。“前边有一个排口。”顺着李天威手指的方向望见,一处径流从江边茂盛的草丛中流向长江。“(长江排污口排查app)平台上是不是标这个点位?”李天威问。“有!”执法人员拿着手机仍然盯着App平台上的画面,排口座标对上了。在江上,李天威等一路人员从长江江面往岸上查看;在岸上,32个陆上组,实时在长江、嘉陵江向陆地一侧伸延五公里区域范围内步行“地毯式”往江边排查。重庆地处长江上游和三峡库区腹地,被划入试点的渝北、两江新区地势平缓,植被茂盛,道路无以行,排查可玩性大;区域内河流、湖库、山涧、沟渠、涵隧、闸坝水流形态非常丰富;沿嘉陵江一线居民区、企业、施工工地、人工堤坝岸、道路、桥梁、公园众多,研发强度差异大。执法人员排查排污口时找到一企业因涉嫌非法污水处理 执法人员供图“此次排查与以往排查仅次于的有所不同,就是不局限在现有政策对于入河排污口的规定,一个基本原则就是,‘车站在水里看岸上’,只要是往长江里污水处理的‘口子’就要坎确切、就要数明白,保证一个不溢。”李天威说道。李天威告诉他新华新闻,以前针对长江排污口也展开过排查,大部分方法是地方统计资料,逐层请示,国家核查。这次环境部门动用无人机、遥测等手段把长江及其主要支流航测了一遍,然后再行调集长江11个省份的骨干环保力量,人工排查一遍,此外,还不会针对脆弱地区、重点地区和盲点地区采行专项排查。此前一周,执法人员在江苏泰州试点区域已积极开展了现场排查工作,可行性排查的结果比此前官方发布的排污口数据大大激增。李天威说明说道,排污口数量激增相当大程度上就是由于口径统计资料的有所不同而导致的。

直击长江排污口排查:每人日均徒步数万步,确保污口一个不漏

无人机航测后,人工步行“发票”多年来,水利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原海洋局等有关部门在入河(海)排污口监管中做到了大量的工作。2017年长江委牵头太湖流域管理局和地方水行政主管部门积极开展了长江流域(片)入河排污口核查,按照水利部门的口径,长江流域规模以上入河排污口6092个。去年国务院机构改革之后,入河排污口的监管职能全部划归环境部统一监管,水上和水下的排污口管理构建了切断,不具备了对长江“大身体检查”的条件。但长江排污口排查明确怎么做?重庆两江新区嘉陵江段一处地表径流直排入江。 新华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3月27日上午10时许,新华新闻记者追随一组执法人员根据App平台上的定位回到重庆两江新区嘉陵江悦来基地上游大约500米处——此前,无人机航测找到这里有一处排污口——大家沿着江边细心找寻,在一处工地上方,一股水流从山上草丛幽静的涵洞流入,经过施工工地后,装载淤泥平流向江,入口处的江水呈圆形显著的红褐色。执法人员拿走手机“发票”:上载排污口经纬座标,标示排污口类型、基本信息并照片。执法人员在重庆两江新区嘉陵江段找到一处排污口,监测人员正在所取水样。 新华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这些从川渝鄂黔滇等5省(市)调来的骨干执法人员日均步行几万步,对分组区域内的入江河流、沟渠内的排污口,湖泊、水库内的排污口,无人机航测的疑为排污口,码头、工业园区等高强度开发区污水下落,滨江城市、村镇、居民聚集区生活污水排放情况,农田、养殖池的排污口设置,以及更容易经常出现的排查盲区展开了现场“地毯式”排查。“32两组新发现一个疑为排口之外的排口”“27两组找到新的排污口”……在为这次排查重新组建的微信群里,执法人员大大从现场发去新的动态。来自四川的执法人员正在查阅排污口。 新华新闻记者 刁凡超 图来自四川阿坝州的执法人员排查到一处大的排污口,在地形简单的重庆山区,他们耗时两小时才跑到排口处拍了照片。来自环境部执法局的同伴在群里为他们“点拜”说道:“我们这次排查排污口,就是要下苦功夫,多找到一个口子就是英雄。”生态环境部卫星应用于中心工程师朱海涛在拒绝接受新华新闻专访时说,长江排污口排查试点的江苏泰州、重庆两区分别代表了长江中下游平原、长江中上游山区排查的特点。朱海涛说道,在重庆现场排查之前,卫星应用于中心利用无人机沿长江、嘉陵江向陆地一侧伸延五公里区域展开了无人机航拍,空间分辨率构建了高于0.1米的排污口可行性除错,现场排查就是带着这些无人机航拍除错的疑为问题,展开现场核实。新华新闻注意到,试点过程中环境部还专门决定了攻坚小组,对于人工无法找到的排口将使用无人机、无人船、热红外光学、管道机器等设备辅助排查。据报,此次长江排污口的排查整治工作将专责原本集中的水利部门入河排污口设置管理、生态环境部门污染源监管以及农业、城建、交通运输等涉及灌溉管理的拒绝,通过2年左右的时间,摸清长江入河排污口底数、积极开展入河排污口监测、对排污口污水展开本源并在此基础上对入河排污口展开整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