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要闻

您的位置:主页 > 生态环境要闻 >

渤海污染治理急需汇聚各方之力

发布日期:2020-07-23 01:25浏览次数:
“把向渤海污水处理的每一个‘口子’都坎确切,保证一个不溢。”近日,渤海地区入海排污口排查整治专项行动暨试点工作月启动,打响了渤海地区入海排污口排查整治工作的“发令枪”。渤海生态问题由来已久。多年前,就曾有专家收到“再行不管理,渤海恐将不堪重负”的警告。现在显然,这一警告并非危言耸听。近些年,在沿海研发的浪潮中,渤海为承托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代价了很大的资源环境代价,薄弱的生态早已不堪重负。数据表明,“十二五”期间,渤海的河流装载入海污染物年均总量为85万吨;2001年~2015年,渤海优良水质海域由95.7%上升到78.3%,差四类相当严重污染海域由1.8%减少至5.2%。虽然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先后实行了多项管控措施和整治行动,渤海水质有所改善,但陆源污染物废气总量仍居高不下,重点海湾环境质量未见根本好转。渤海生态环境问题已沦为影响区域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根本性瓶颈和公众注目的焦点话题。渤海生态环境问题的成因简单,无外乎以下两点:一是半封闭性内海的地理特征造成渤海水互相交换周期长,污染自净能力差,多年的污染累积无法在短时间内避免。二是来自石油研发、沿海化工、港口船舶、城外填海造地工程以及生活和农业的污染物废气。渤海污染管理的难题到底在哪里?其一,没能构成有效地的综合治理合力。渤海整治牵涉到海洋、环保、交通等多个部门,以及辽宁、山东、河北、天津等多个省市,区域与流域、综合与专业、部门之间、地方之间各方纠葛,一时间无法构成行之有效的合力。其二,资金的短缺和法律的缺陷也是影响渤海污染管理的一个最重要羁绊。在法律层面,《海洋环境保护法》缺少涉及设施法规,并未对区域环境保护和污染掌控做出明确针对性决定,综合治理因此可玩性较小。似乎,要啃下这块“硬骨头”,另有诸多壁垒亟需超越。海洋环境问题根子在陆地。监测表明,渤海80%以上的污染为陆源,80%以上的陆源污染来自河流入海废气。不难看出,渤海综合治理,不仅要展开海洋生态整治修缮,更加最重要的是切断陆地和海洋的监管管理“藩篱”。去年3月,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原国家海洋局的海洋环境保护职责划归生态环境部,陆海专责下的监管管理模式可行性构成。

渤海污染治理急需汇聚各方之力

此次整治专项行动将目标对准入海排污口,可以说道逃跑了渤海污染管理的“牛鼻子”。入海排污口是污染物入海的最后关口,必要关系到渤海生态环境安全性。排查行动是增强陆海专责最差的突破口和切入点,有助更进一步弄清楚谁在分列?分列什么?在哪里分列?分列多少?等这些根本性问题。开弓没走箭。随着去年底《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的印发实行,一场污染综合治理攻坚战已全面打响。渤海污染管理是一项事关发展大局的系统工程,仍须要汇集监管部门、地方政府、社会公众等各方合力,建构起一整套切实可行的区域污染专责预防机制。第一,国家机构改革已完成后,行政“藩篱”以求切断,但涉及监管部门要大大作好有数规划和战略目标的交会,将环境治理与生态修缮融合一起,创意制度抓手,完备海域与陆域、流域的协商联动机制,依法依规严管严控,确实充分发挥好监管合力。第二,渤海管理牵涉到三省一市,涵括天津和其他12个沿海地级及以上城市。这些地方承担着联合责任,要完全道别以往各自为战的状态,厘清涉及主管部门、地方政府和企业责任,构成专责协商、相互配合的维护合力。第三,渤海污染管理具备区域性和综合性共存的特点,现行的《海洋环境保护法》已无法几乎适应环境海洋环境保护的现状。不应及时修改《海洋环境保护法》及其设施条例,提升法律的针对性和震慑力,为渤海污染管理获取强有力法律承托。总之,只有充分调动政府、企业、公众参予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积极性,汇集各方力量构筑维护共治格局,才能彻底挽回渤海污染大大激化的态势。